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骁飞的博客

蒋骁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蒋骁飞,安徽枞阳人,笔名骁飞、冬青之子等。《读者》《意林》《特别关注》《文苑》等二十多家杂志签约作者、重点或专栏作者。文字散见《读者》《青年文摘》《意林》《故事会》《杂文选刊》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《特别关注》等数百种杂志。有一百多篇文章入选数十种畅销书,有数十篇文章被编制成中小学语文阅读理解题。《心态和行为》被选入在华外国留学生听力教材《发展汉语.中级听力教材(上)》(高等教育出版社),《君子的争与不争》《猎豹和猎鹰》作为2015年湖北、浙江中考语文阅读题或作文题的材料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郑永年:我只是比别人多一份担忧,少一点顾虑  

2014-11-12 14:37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郑永年:我只是比别人多一份担忧,少一点顾虑

 蒋骁飞

作为一个社会问题专家,郑永年常常语出惊人、发人省醒。他曾宣称“民生经济是和谐稳定的基础”,他担忧“GDP主义会摧毁政权基础”,他呼吁“思想解放首先要制度改革”。他的话语犀利深刻,有警世醒言般的力量。

说公民收入:“廉价劳动力已成为经济发展最大的劣势”

改革开放之后,中国廉价劳动力成为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优势,正是这种廉价劳动力优势促成了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。但是今天,郑永年敏锐地看到这种优势所掩盖的危机,他忧心忡忡地说:当这种优势发挥到极致而不能及时实现优势转型的时候,廉价劳动力到今天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劣势,严重阻碍着中国进一步发展。廉价劳动力导致劳动者收入过低,他们消费不足,甚至严重不足。少数人,主要是廉价劳动力的组织者和使用者,获取了过度的利润,暴富而成为消费过度群体。在大多数人没有致富的情况下,建立健康的消费社会就非常困难。同时由于国内劳动力低廉,优质的脑力资源就会流向国外,造成了我们成为了世界最大的临时工市场,别人轻而易举地掠走了我们宝贵的智力资源。更令人担忧的是,过低的收入,在酝酿着、激化着民众的不满情绪,动荡一旦形成,可以让经济在顷刻破溃。

很长时间以来,执权者和一些学者对廉价劳动力持高度认同态度,郑永年在此一针见血指出廉价劳动力的巨大弊端:造成贫富不均、智力资源外流和社会动荡等,尖锐深刻,振聋发聩,催发执权者要加快分配制度的改革,满足劳动者对收入的合理要求。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,我们的话语中,应含对祖国经济发展的关切之情,和对广大劳动者的关爱之心,这样才能被群众所接受、拥护。

议社会矛盾:“中国解决权、钱、民冲突刻不容缓”

在一次社会讲座上,一个学员问郑永年,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郑永年答道:最大问题可能就是官僚和资本的结合。这种结合不仅产生了上述官与民和钱与民之间的冲突,而且也在促使官僚、资本和决策者之间的矛盾和冲突。很显然,整个政权的基础并非“钱”和“官”,而在于“民”。从本质上说,“官僚”和“钱”实际上只是领导者治理国家的工具和手段。现在的问题是,无论是“官”还是“钱”异化了自身的本质,他们各自根据自身的私利而和“民”发生关系,“民”成为了他们各自主宰的对象。或者说,决策者的权力实际上为“钱”和“官”所攫取,本来是执行政策的工具成为实际上的决策者和政策实施者。这同时也说明了,决策者本身和民失去了直接的关系。中国解决好权、钱、民冲突刻不容缓,否则群体事件将成为社会生活的一个常态!

与一般粉饰太平的学者不同,郑永年毫不掩饰地指出了当今社会的深刻矛盾:钱权交易和钱权宰割民意,同时警告:如果不解决这些冲突,就会潜伏巨大危机——多发群体事件。这段话,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学者的勇气、良知和责任感。在关键时候,我们不能避重就轻、粉饰太平,还是要说实话、真话和有利于解决问题的直话,真正担负起作为一个公民的责任。

论教育弊端:“中国的教育体系缺乏独立性”

当前,中国教育规模不断扩大,但教育质量并不见长。对此郑永年作了这样的阐述:中国的教育体系没有什么独立性,只是政治行政系统的一个延伸,权力控制着知识。除了传统上所具有的政治行政手段外,现在又有了更现代也更有效的控制手段,即通过经济利益的控制。知识界没有自己的边界,也没有自己的认同,只是一个依附型阶层,要不依附政治权力,要不依附经济利益。知识界不是为了知识而创造知识,而是为权力和利益提供服务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要有知识创造非常困难,可以说,集权从根本上消灭了教育界累积的成果。政府必须对社会分权,如果教育界和知识界没有更多的自治空间,成为世界一流就只能是画饼充饥。

中国教育的弱势,有着诸多解释,但郑永年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,也更接近真相——教育界和知识界被权力和利益捆绑,也就没有了自由创新的空间、没有了自主探索的激情,其最终结果就是,没有傲立于世界的科技水平和影响世界的文化软实力。郑永年的这席话,在让我们认识到落后之症结的同时,也让我们找到了一条教育制度改革的路径——给知识和思想以更多的自由。话语最忌讳蜻蜓点水,只有点到关键、深入本质,充满思辨魅力和责任意识,听起来才让人动容,引人深思。

谈民主建设:“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回避民主化问题”

在一次座谈会上,谈到当代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时,郑永年这样说道:自近代以来,民主化为各国政治发展的大趋势。没有一个国家在发展时可以回避民主化问题,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避免民主化的压力和挑战。中国政治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,民主化的需求与日俱增。从执政党内部来说,党内民主的需要早就已经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,无论是官员录用、政策的决定与实施、党内的政治参与等方面都需要实行党内民主。很显然,目前政治竞争(无论是选拔还是选举)还都没有比较高水平的制度化,但社会发展、利益分配、新媒体、全球化,所有这些因素也都在大大提升社会对于民主化的要求。不进行民主化,必然要受惩罚、要遭淘汰!

近些年,“民主化”成为民众对政治生活的一个基本诉求,也是中央政府对各级政府的基本要求,但在某些地方民意还是被压制,民权被忽视。郑永年的这席话,能让某些官员意识到“民主化”是历史的必然趋势和必然选择,逆时代潮流而动必然会受到惩罚;同时还告诫高层决策者,民主建设必须要有可靠的制度保障,否则只能是纸上谈兵。我们说话其实言不在多,关键要有的放矢,直击要害,在提出问题的同时,再给出了解决问题的答案,这样的话语必然是不可多得的“醒世恒言”。

郑永年说:“我只是比别人多了一份担忧,所以我比别人看到了更多的问题;我只是比别人少了一点顾虑,所以我把我的所看所思都全说了出来……”无论何时何地,我们的社会都需要像郑永年这样用充满勇气和良知的“醒言”警世的学者。(《演讲与口才》2015年第一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